社團法人中華全球華人漢字福音協會
活動公告
愛心奉獻款項
活動花絮
漢字福音文創工作坊
協會簡介/成立緣由
協會大事記
徵信錄
代禱消息
與聖經有約
頭一屆漢字福音神學研討會
專欄/發現漢字蘊藏聖經故事
每日經文
會員註冊/登入
會員回應
訪客留言
愛心奉獻
交通導覽
中英文聖經
專欄/發現漢字蘊藏聖經故事
易經蘊藏聖經故事_新解攸關雅各的二十個卦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易經蘊藏聖經故事:新解攸關雅各的二十個卦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戴維揚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臺灣師範大學退休教授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曾任台灣師範大學國語中心主任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台灣拿撒勒人會神學院復校首任代理院長

 摘要 

 

    本文論及易經中的二十個卦,對應聖經創世記所記其中故事攸關以色列人第三祖雅各的一生。20卦辭和120行的爻辭和他的故事情節,亦步亦趨,完全符合,互相輝映。

    蹇、解、睽、家人四卦對應了雅各和其兄以掃這兩男相爭,以及「解」方;雅各的二妻二妾相爭在睽卦的情節,至終家人卦的「終吉」述說著彼此相愛的故事摘要。小畜、中孚、大畜、大有,四卦勾勒雅各父子之間,可歌可泣的篇章以及上帝的保佑。遯、謙、小過、節這四,是雅各為人處世採取的態度和律動。革、萃、損、益四卦,是他動心忍性、焠鍊新生命的歷程;再經歷既濟、未濟進退兩卦的海變洗禮,最後達成泰、師兩卦的大吉大利。

    雅各是師卦「大君有命,開國承家」(上六爻),至終達成終極目標:「君子有光,有孚,吉」(未濟‧六五爻),其一生遭困時的解決妙方,端賴出現27次的「有孚」、有信心、有誠信。

 

關鍵詞: 聖經; 易經; 雅各(以色列); 有孚

 

  前言

   中國群經之首的《易經》(註1)和猶太人的舊約《聖經》(註2),似乎是遙遠相對的兩道平行光。深究此二經,卻發現同一光源光啟在不同地方,出奇地彼此輝映著信心之光。單單聖經創世記中記錄雅各一生璀璨的經歷,對照對應易經,至少有二十個卦,論及他的故事。

一、以色列三祖和以色列國簡介

    聖經創世記記載著雅各一生的故事,是古今中外極為獨特的一人。他在母腹裡是雙胞胎弟弟,出生時,抓著哥哥的腳來到人間,又不甘心當老二,及長,卻能避凶(兇、兄)趨吉,一人擁有四妻妾,生養12壯丁,成為12支派,成家立業,後代開枝散葉發展成為一個族的國家。聖經記載他從原本名為雅各(意指抓),「易」名為以色列(意指得勝),他不但「易」名、也易位:先用紅豆湯跟哥哥交「易」換得長子名份,後來在母親幫助之下,承襲父親對他這位「交易得來的長子」的祝福,雅各就這樣,成為猶太人的三祖;易經中有關雅各的描述,如「易」形,成為跛腳的〈蹇〉卦之後,逆境遁 (〈遯〉」卦) 逃離困境,蛻變成為〈謙〉卦的「謙謙君子」,再因擁有〈中孚〉、〈大有〉兩卦的超強堅定「有孚」的信心,達成〈師〉卦「開國承家」的天命,他新改的名「以色列」,也成為以色列的國名。雅各被改名以色列的同時也瘸腿跛腳(蹇卦,跛),所以猶太人的宗教在中國盛唐時期,也被稱為挑筋教(創世紀32:32);又叫「一賜樂業教(以色列音譯) 」(創世紀32:28)。

    猶太人的前三祖依序從亞伯拉罕、以撒、到雅各(後改名以色列);之後,以色列再傳至第14代的大衛王(1010-970 BC),才確立國家的版圖,其子是聞名於世的第15代所羅門王(970-931 BC)。這兩位國王建國不到一百年,所羅門王死後,分裂成南、北兩國;北國於722 BC年亡於亞述,南國於586 BC年亡於巴比倫,後雖三次短暫歸回,重建聖殿,實質亡國超過兩千年,最終才在1948年,神奇地復國。聯合國會員國「以色列」,建立至今也不到一百年。今日猶太地的國民不到一千萬,四處離散(diaspora)於世界各國五百萬猶太人(以色列民),其中不乏極有影響力的政經人物,如澤倫斯基強要正面對戰蘇俄的策略,比之季辛吉採取柔性迂迴戰略,這兩位採取不同主張,超過半年來引發全世界的關注。究竟如何以小搏大、患難興邦,且看這位三祖—雅各改名為以色列之後,仍然關關難過,關關過的艱辛歷程。

二、易經源自聖經簡介

周聯華博士牧師1976年著〈我為什麼寫《易的神學》—《易的神學》楔子〉,論及「古人告訴我們說:易有好幾個意義,它是變易、不易、簡易,甚至還有人加上交易。這是我國人解釋世界上一切變易—(或者說不易)—的書,做為一個基督徒,做為一個神學的學人,我難免不把這些變的經驗,「易」的哲理,來看我所了解的一點神學」。除了利瑪竇(Matteo Ricci,1552-1610)和白晉(Joachim Bouvet,1656-1730) 等索隱派(Figuist)宣教士之外,這是目前能夠找到論及聖經與易經確實是正相關,並將易經的「易」解為「交易」(exchange)或「改變」(change)新的詮釋(註3)。之後,1978年胡安德在其著作《周易淺說》指出:「正如朱熹在《周易本義》標示「易,書名也。其卦本伏羲所畫,有交易變易之義,故謂之易。」朱熹特意點出「交易變易之義」;並十分明確指出:「寫這彖傳的人,認為天地萬物,都有同一個起源。」(註4)之前,在1970年,王寒生著《易經淺註》舉萊布尼茲(Gotteried Wilhelm Leibniz)和白晉的信件指出:「神和虛無是萬物的起源,神由虛無創造萬有—這些道理可以沒有困難。」(註5)。

攸關白晉被冠以「索隱派」,以及他跟布來尼茲互相討論的信函,可參閱戴維揚(David Wei-Yang Dai)1979年美國伊利諾大學(U. of Illinois)之博士論文〈Confusius and Confuianism in the European Enlightenment〉(註6)。若要再深入研究,可參閱黎子鵬於2020年之著作《清初耶穌會士白晉《易經》與《聖經》殘搞選注》,作者指出「在白晉的《易》稿中,《易經》與《聖經》已變得水乳交融,兩部經典並行不悖」;並且在白晉的〈大易原義內篇〉及〈易稿〉,從基督宗教角度,對〈乾卦〉至〈否卦〉共12卦,做了詳細的注釋,「使兩套價值體系交相激盪,促成《易經》與《聖經》首次較深入的對話。」(註7)

戴璉璋在其《周易經傳疏解》特引朱熹(1130—1200)將〈繫辭傳〉右第三章首段解為「此窮理之事」即「易與天地準,故能彌綸天地之道…...故知死生之說……是故知鬼神之情狀。」(註6)

攸關朱熹的「理一」「萬殊」(見其〈周易序〉)、或「理一分殊」的理論建構,正如萊布尼茲的「一元論(monasim)」都是研讀易經之後結論都是「神一發其智」,「其用至神而無不存」千頭「萬緒」都是由一神,光啟得之。正是《彖傳》解乾「大哉乾元,萬物資始」,都有同一個起源(註9)。

Francis S. Collins接受美國國家委託的「人類基因體計畫」(Human Genome Project),他在完全解開人類DNA序列之後,於2006年6月26日,美國總統柯林頓會同英國首相布萊爾宣告:「現在我們正在學習用以創造生命的語言。對於上帝至聖至神的禮物的複雜、美麗和奧妙,我們現在更加敬畏了」。Collins因而在其名著The Language of God(中譯《上帝的語言》)中,見證他自己「一位原先只是無神論的科學家,經過30年的探索,在宇宙論、演化論和基因研究中,看見了上帝的容貌。探索自然的科學,不是信仰的衝突,而是「信仰一個不受限於時空而且關心人類上帝」。作者完整定序人類DNA圖譜,猶如64卦的易經,都是「榮耀與讚美造物主的語言」。易經是上帝藉周文王給中國人的一封「密碼信」,正如Collins解開「人類基因體,由我們物種的所有DNA組成,也是生命的遺傳密碼。這個剛揭露的文本有三十億那麼長……。」(頁19);Collins重申「而它們會繼續創造敬畏和驚奇。A、C、G、T有64種可能的組合(即密碼子),卻只有20種氨基酸。那意味著有內建的重複:例如,DNA和RNA裡的GAA和GAG都對應到稱為「穀氨酸」(glutamic acid)的同一個氨基酸。」(註10)巧如雅各一生指涉在64卦變化當中佔了20卦。

丁達剛博士2020年所著《易經來自古聖經—首集:古埃及的希伯來故事》,認為聖經記載猶太人排序第一的先祖亞伯拉罕,決心獻上他的獨生愛子以撒的大事件,就是易經的〈大壯〉卦的「代罪羔羊」:「有一隻公羊,兩角扣在稠密的小樹中,亞伯拉罕就取了那隻公羊來,獻給燔祭,代替他的兒子」(創世紀22:13)。此卦首見「易」的關鍵詞「喪羊于易」(表1)(註11)。

表1「易」字出現在易經中僅有二處

螢幕擷取畫面 2023-01-16 115915

易經聚焦於獻牛羊犧牲為祭,為了「交易」替代人的生命,就要殺「喪」牛羊,成為「代罪羔羊」獻給上帝,如鼎卦彖傳:「聖人亨以享上帝」;益卦六二爻「王用享于帝」;又如渙卦象傳「先王以享于帝立廟」。朱熹《周易本義》指出「帝者,天之主宰」。「犧」字結構由「牛羊為我」構成;「牲」字也是「牛」的「生」命合成,統稱為「犧牲」;另一國字「義」是「羊」為「我」死。易經排序47的困卦,九二爻的「利用亨祀」,以及九五爻的「利用祭祀」,均指出獻祭才能脫困。攸關「禴祭」可「實受其福」(既濟ž九五爻),以及兩次的一再出現「孚乃利用禴」,其一在45萃卦六二爻,其二在46升卦九二爻, 這三個「禴祭」非常特殊,其意為不必在乎殺牛宰羊的表象,正如聖經所言:「聽命勝於獻祭」(撒母耳記上15:22),而應該重視內心「有孚」、有信仰,才可「易羊」後,得救才可免死;有孚、有信心、有信仰,就可穿上「代罪羔羊」的「義」袍,免死罪。

    論及「易」為交易、交換,聖經記載的另一個例子,是以色列人第四代先祖約瑟,在他17歲那年,奉命送餐給在野外放羊的哥哥,十個哥哥因為父親獨寵他,所以趁機要謀殺他,後來其中一位叫猶大的哥哥建議:「我們殺我們的兄弟,藏了他的血有甚麼益處呢?我們不如將他賣給以實瑪利人…」(創世紀37:26)。之後「他們宰了一隻公山羊,把約瑟的那件彩衣染了血,打發人送到他們的父親」(創世紀37:31-32),有人對他們的父親說:約瑟已死、染血彩衣為證。為此約瑟雖免死,卻被「交易」,賣去埃及。易經在坎卦有論及此事,以及其他卦也有論及約瑟之事,容後詳述。以色列人再經過了430年,第十代的摩西帶領以色列民眾過紅海,是為易經離卦和渙卦(相關年代詳如表2)(註12)。聖經另外還記載了第十一代的路得(路得記4:7)經文:「在以色列中要定奪甚麼事、或贖回、或交易,這人就脫鞋. . . 」。這位路得就是大衛的曾祖母,又再過兩輪14代,千年之後、就是一共42代之後的耶穌降生,祂就是一位「代罪羔羊」。

表2 以色列民族五大祖先前後順序以及對應易經的卦

螢幕擷取畫面 2023-01-16 115956

本文將闡述穿梭其間的第三祖、雅各這位關鍵人物,易經至少動用了蹇(艱)、解、睽、家人四卦,解說兄弟及夫妻關係;而小畜、中孚、大有、大畜這4卦述說父子關係;過程中他採取遯、謙、小過、節這四卦為人處事的準則,再經歷革、萃、損、益四階段動心忍性的焠煉,以及既濟、未濟的進退兩關的驚濤駭浪,才能達到泰、師兩卦的大吉大利,至終「開國承家」、建立獨特輝煌國度。聖經‧創世紀動用了大半篇幅敘述雅各(以色列)的故事;同樣,易經至少動用了20卦涉及他一生的歷練,二經彼此是正相關,兩部經書雷同之處,極多且生動,有血有肉、可歌可泣,活生生的故事,下文一一詳加論述。

三、猶太人以色列大衛王和易經周文王的年代

   摩西帶領以色列兩百萬人民過紅海,流浪在曠野40年,距離雅各入埃及,事隔430年;而摩西傳到第14代大衛王,這期間也約略444年。大衛秉承摩西五經首卷創世紀記載了雅各相關有四次之多的詞對(word pairs):神的「大愛חֵסֵד」與「誠信」(希伯來原文是אֱמֶת,「阿們」是音譯)。「阿們」一詞可譯為誠信、誠實、信心、信實、真理。大衛王發揚光大,在詩篇動用了8次這詞對,用來讚美神性的「大愛」與「誠信(阿們)」。大衛個人犯罪悔改後,要上帝因祂的大愛再賜給他一顆新心、新靈、新的「信心(阿們)」:「你所喜愛的是內裡誠實〔阿們〕」 (詩篇 51:6a),從此以後可以有「誠信」待人。另檢視周文王易經的年代距離摩西五經的時代,大約相隔是349年,對照大衛王譜寫的詩篇,可見他們都十分強調「有孚」、有誠信,是改變人性、趨向神性的關鍵詞,所以易經的大壯卦指涉亞伯拉罕獻以撒,主要關鍵就在「有孚」,攸關雅各的這二十個卦中,「孚」這一關鍵詞的分布(distribution)一再出現,有「孚」是否是雅各一生賴以脫困避凶趨吉的原動力呢?下文詳論。

    大衛王開展了以色列國在公元前最興旺的統一時期:第14代大衛王和第15代的所羅門王在位的時間,大約是稍晚於中國周文王和周武王的年代;比起雅各(2006 -1859 BC)要晚747年(如表3)。

表3 以色列和中國兩對父子皆智者哲人明君(philosopher kings)的年代

螢幕擷取畫面 2023-01-16 120021

上表中所列東方的(Oriental)兩對父子智者明君,類如西方的(Occidental) Plato(柏拉圖427-347 BC)在《理想國Republic》期待出現「哲人明君」(Philosopher Kings);其實在柏拉圖的著作,早約700年的中國和以色列國都出現一對父子皆智者、哲人、又同是明君。比柏拉圖稍晚55年,在中國孟子(約372-289 BC)提出極其宏偉的世界觀(Weltanschauung):地不分東西,人不分種族、突破時空、只要能在中國有貢獻,就可承續在「一大道統(「其揆一也」)」。為此,孟子接受東夷人的舜和西夷人的周文王。正如孟子寫的「舜生於諸馮,遷於負夏,卒於鳴條,東夷之人也。文王生於岐周,卒於畢郢,西夷之人也。地之相去也,千有餘里;世之相後也,千有餘歲。得志行乎中國,若合符節。先聖後聖,其揆一也。」(〈孟子:離婁下〉(註13)。不管舜是東夷人,文王是西夷人,只要順天行大道於中國大地,就可尊為「堯、舜、文、武、周公、孔子、的大道統」(出自〈孟子盡心下〉)。韓愈在《原道》追加「孔子傳之孟軻」的「道統」。周文王都扮演中繼者、承先啟後的大貢獻。

    周文王一生坎坷,艱苦如雅各一生,感同身受,在被囚於羑里七年期間,他83歲高齡開始到91歲完成撰寫《易經》,其中獨鍾雅各故事,至少動用超過20個卦指涉攸關,在創世記記載的雅各故事。

貳、雅各一生對應易經的遯、蹇、睽、解、家人卦主要論及兄弟夫妻關係

   〈蹇〉卦借〈遯〉卦逃脫困境

  1.雅各〈蹇〉卦指涉的處境

    雅各逃往母舅家的處境,就是蹇卦卦詞記載的 :「利西南,不利東北」。〈說卦傳〉以坤為西南為母親,即聖經中雅各的母親;「東方也,為長男」,即聖經雅各的兄長,以掃又名以東。另解西南只是地理位置的方位,如同小畜卦的卦辭「密雲不雨,自我西郊」,相同語詞也出現在小過卦六五爻的爻詞「密雲不雨,自我西郊」,皆指涉地理位置的西邊郊區。蹇卦的爻詞只勾勒出「往」與「來」的綱要(見下表7),遯卦才具有具象、有畫面,有講述雅各六爻即六次逃亡的故事細節(表4)。

    聖經中敘述雅各的故事對應易經,他雖處「蹇」卦,卻借「遯」卦;扮豬「抓」老虎,小兵立大功,一再地從逆境逆風中高飛高昇,乘勢讓豬都能吹捧在風口上,至終負面的蹇卦和遯卦雙雙對對,竟然全都銳變為大吉大利之上上卦。

 2.遯卦六爻詳解雅各一生六次大逃亡

    遯卦從豬(豚)卻能借著六次的避凶(兄)趨吉,越發興旺:先從出生的那一霎那,「手抓住以掃〔胞兄〕的腳跟〔尾〕,因此給他起名叫雅各(抓的意思)」(創世紀25:26)。早年尾隨在其兄之後,乘機乘勢逆轉乾坤(表4)。雅各剛初生的起手式就印證了遯卦初六爻「遯尾,厲;勿用,有攸往」,種下反覆一再逃往異鄉、又一再回鄉的一生。註定一生只要逃往(亡)異鄉必定遇到許多「蹇」(艱)難的關卡,每次回到故居故鄉故土,又再次贏得許多的讚「譽」,終成一大家族、建立邦國(以色列國)。雅各越逃亡就越興旺,這是極其奇特的現象。

表4 遯卦與雅各的聖經故事對照表

螢幕擷取畫面 2023-01-16 120040

螢幕擷取畫面 2023-01-16 120053

遯卦三、四、五爻皆判定是「吉」,到上九爻竟然仍是「無不利」,逃亡竟得大吉大利。檢視雅各一生,善於用計,經常用三十六計「逃(遯)」為上策。好漢不吃眼前虧,為了逃避哥哥以掃的追殺,他逃到母舅家,逃向睽卦的初九爻。因他早年曾先用一碗紅豆湯,後用他母親預備的美食野味,再加上幫他裝扮成長子以掃有毛的皮「革」,成功交「易」,強奪長兄的名份和福份,因而只好「悔亡,喪馬勿逐」,自己在此後的二十年「自復」,養精蓄銳,恢復生命力。

    參看上表4已述雅各的母親利百加(Rebecca)幫雅各的手,套上「革」皮毛,妝扮成以掃:「又用山羊羔皮,包在雅各的手上和頸的光滑處」(創27:16) ,假扮成「聲音是雅各的聲音,手卻是以掃的手,因為他手上有毛,像哥哥以掃的手一樣,就給他祝福。」(創27:22-23),正如〈遯〉卦六二爻「執之用黃牛之革,莫之勝說」。也如〈蹇〉卦的六二爻「王臣蹇蹇,匪躬之故」,一切詭計的安排並非(匪)雅各親自(躬)所為,而是雅各母親一手詭詐的安排,才爭得長子的名份和祝福。原本是長子的以掃,失去長子的名份和福份後,想殺弟而後快之,不料,雅各經母親和父親的安排,逃亡母舅家,逃過一劫。

二、由〈遯〉卦到〈睽〉卦,成家立業的〈家人〉卦

 1.「睽卦乃自遯卦變來」(註14)二女相爭寵,成家立業

    雅各逃往母舅拉班家躲難避險,如何對應易經睽卦呢? 見下表5。

表5 睽卦與聖經雅各故事的關聯性

螢幕擷取畫面 2023-01-16 120112

螢幕擷取畫面 2023-01-16 120135

 上表已述雅各避險經歷,對應易經吻合之至! 睽卦初九爻「悔亡,喪馬,勿逐自復:見惡人,無咎」。初次離家逃亡,途中雖然喪馬,幸好沒人自後追殺,其後,雅各看上母舅拉班的次女拉結,為了娶她,甘心樂意當了七年的家僕;七年後被「惡人」的母舅拉班騙以長女利亞「易」換次女拉結,此後為了要確實娶到二妹拉結為妻,只好再當家奴七年。此後,又再待六年,在這二十年期間,二女相爭,又加入二妾助陣,一共生了11個男孩。家人卦的〈彖傳〉可做此二十年在母舅成家立業的總結:「家人,女正位乎內,男正位乎外。男女正,天地之大義也。家人有嚴君焉,父母之謂也。父父子子,兄兄弟弟,夫夫婦婦,而家道正。正家而天下定矣。」。胡安德評「本節彖辭,誠可謂家庭的基本原則,而與天主教的教義完全符合。」(註15)

    雅各剛到母舅家時「悔亡,喪馬勿逐」,自己也漸漸「自復」;「見惡人」也「無咎」。正在惶恐的時刻「遇主于巷,無咎」。當雅各逃往母舅家,正在走投無路時,夜間夢見天門、天梯,並也得到應許他可以安全無恙(咎)回到故土、故鄉(創28:12-17)。第三爻「見輿曳,其牛掣,其人天且劓,無初有終」,說明雅各好難得熬過14年,想離開卻一無所得,只好「見輿曳,其牛掣」,其母舅拉班答應雅各,將奇形異狀的山羊和綿羊送他,當成雅各另再當七年家僕的工價,聖經記載:「當日,拉班把有紋的、有斑的公山羊,有點的、有斑的、有雜白紋的母山羊,並黑色的綿羊,都挑出來,交在他兒子們的手下」(創世紀30:35)。好一個殘障被丟棄動物的收容所,然而也因為有這些看似基因不佳的羊,後來雅各能兼容並蓄的包容、做大、昌盛興旺。

2.不管三七二十一,逃為上策

   雅各在母舅家,勤「勞」當家僕快要再做滿第三個七年的前一年,就在他滿了20年的時候,上帝光啟他,不管「三七二十一」,提早一年盡快逃出拉班家,逃回到他的故鄉去面對長兄以掃 (創世紀31:3),因而可以進行〈遯〉卦的九三爻「係遯,有疾厲;畜臣妾,吉」,此後,掀起了一次特大系列的大逃亡。雅各見拉班的氣色(有疾厲)向他不如從前了(創31:2),只好舉家逃回故鄉、故土。暌違故鄉二十年後,雅各逃回故鄉,面見長兄以掃的前夕,夢見天使跟他摔跤,天即將黎明,雅各要求祝福,那人要求「你的名不要再叫雅各(抓:希伯來原文 יַעֲקֹב),要叫以色列(希伯來原文יִשְׂרָאֵל);因為你與神與人較力,都得了勝。」(創32:28)。那人將雅各的大腿窩摸了一把,從此他的大腿就瘸了,「故此,以色列人不吃大腿窩的筋,直到今日,因為那人摸了雅各大腿窩的筋。」(創32:32) 在中國猶太教又稱「挑筋教」就是這個緣由。也應驗了易經〈遯〉卦九四爻「好遯,君子(以色列)吉,小人(雅各)否」。從此以後,以色列因為「易」名,「易」身形,「易」心態,因而經歷了極大的蛻變,「易」位思考也轉變高昇為「君子有終」的「謙謙君子」(初六爻)的〈謙〉卦。

參、雅各中晚年的蛻變 (易) 成為謙謙君子   

一、雅各從「蹇」卦,蛻變為「謙」卦的言行舉止

    雅各的中晚年改名叫以色列之後,遯卦已經蛻變進展到九五爻的「嘉遯,貞吉」(見上表4),雅各逃離示劍的是非之地,往伯特利去(當初見天門天梯的佳美之地)。之後,接連著再到一處更佳美之地----伯利恆,呼應蹇卦六四爻,「往蹇,來連」。在此兩處相連的佳地,他的愛妻拉結幫他生下第12位最小的兒子,雅各將他取名為便雅憫(希伯來原文בִּנְיָמִין,英文名字Benjamin),完成了猶太人12支派的天數,亦即由於神的「憐憫」而「生」。在希伯來原文和英文在姓之前加Ben就是「生」的意涵,遙指〈繫辭上傳〉,右第五章的「生生之謂易」(註16)。這小城伯利恆,就是離現今兩千多年前,以色列人期待的彌賽亞(救世主)耶穌基督(3倍14代、共第42代)誕「生」之地。

    以色列晚年在130歲時,最後一次的大遷移,到埃及地最「肥沃」的「歌珊地得地為業,生育甚多。」(創世紀47:27)。「雅各住在埃及地17年,雅各生平的年日是147」(創47:28),謙卦上六「鳴謙,利用行師,征邑國」,印證遯卦上九爻的「肥遯,無不利。」,也是〈家人〉卦的上九爻「有孚,威如,終吉」,永遠享有〈大有〉卦上九爻「自天祐之,吉,無不利」。謙卦第五爻已經是以色列中晚年的寫照,不僅大吉,也是無往不利(六五爻),「君子有終」(卦辭和九三爻)。卦序15的謙卦:前三爻全「吉」、後三爻全是「無不利」,難得六爻全都是大吉大利,真是上上卦、至上至善卦。

    謙卦的「謙」是至善,此字從「言」部首及「兼」部件合成;不僅言語全吉,並且「言」語和行為「兼」美。雅各中晚年確實在言語、行為和心態的信心、愛心都能謙卑、謙虛、謙讓、謙和,又能發揚光大「天道下濟而光明」,並且兼及「人道」的「謙尊而光」的美德善行(彖傳以及繫辭傳下),在爻詞的二、六兩爻都是一言興邦、和樂共鳴的「鳴謙」。睽違二十年後,雅各逃回故鄉、故土,他害怕必須要面對著哥哥帶著四百人的殺手等著夾殺他,極其害怕,他祈禱上蒼賜他信心,藉著極其謙卑的禱告,所以後來當面見哥哥時,他當面自謙「僕人」,並稱他哥哥為「我主以掃」,並且贈送在遠古時代應該是超級大數量的牲畜,當成見面禮(見下表6),以平息哥哥的殺氣,代(易)之以和氣,兄弟合好的結局收場。

    能屈人之心不戰而勝是上上策。以色列人和中國人的智慧都希望不戰而勝,不跟以掃哥哥四百名追殺的殺手正面對戰。因為雅各易名以色列之後,蛻變身態和心態,極其謙卑;因而採取〈咸〉卦象曰:「君子以虛受人」,才能「感人心而天下和平。」。在步行見到以掃大哥到面前,已經一步一拜,在更接近時,「一連七次俯伏在地才就近他哥哥」(創33:3)。他哥哥大受感動,不但不動用四百殺兵、不殺雅各,反而「以掃跑來迎接他,他抱住,又摟著他的頸項,與他親嘴,兩個人就哭了」(創 33:4)。這一哭「解」脫了二十年的冤仇,再經過雅各贈送他哥哥大量的牲畜禮物,再三懇求以掃大哥「容納」收下禮物,以掃「他才收下了」。兄弟有容乃大,彼此相讓這才使得同「胞」兄弟能夠彼此「包」容,互相擁「抱」;不要「炮火」,只要一再地「褒」獎,撼動親情:以掃哥哥才「跑」來迎接,將他「抱」住;脫去戰「袍」,換上「愛的義袍」,最後「兩個人就哭了」。朱熹用一句話點燃其中的真理「其道至大,而無不包」(《周易本義》〈周易序〉)。 雅各易名以色列後,就不再跟以掃爭得非死即傷,反而處處謙讓,學習一祖亞伯拉罕讓地給姪兒羅得,雅各也讓地給以掃(又叫以東),一樣讓出東方肥沃之地,反而選擇向西南走到了疏割(棚地)、再到迦南地的示劍城,在那裏築了一座壇,起名叫「伊利 伊羅伊 以色列」(譯為: 神 以色列的神)(創33:20)。這也是〈大有〉卦終極的上九爻辭「自天祐之,吉,無不利」,趙中偉判定「即是能夠得到上天的保佑,必然是大吉大利」,「自天祐之,吉无不利,在於孚信,蹈履誠信之義」。趙中偉特引〈繫辭上傳,第8章〉解析中孚卦的九二爻只要有「誠信」,子曰「君子居其室,出其言善,則千里之外應之。」(註17)。兄弟兩人同有信仰、互有誠信,再加上天的保祐,此後,各自發展成為兩大族群。共同體驗、應驗天神賜給一祖亞伯拉罕的應許「論福,我必賜大福給你;論子孫,我必叫你的子孫多起來,如同天上的星,海邊的沙。」(創世紀22:17)

    謙卦非常特殊的兩爻都有「鳴謙」(六二;上六),剛巧呼應雅各兩次的禱詞。第一次是雅各要面對殺手以掃之前,祈禱上蒼:「你向僕人所施的一切犧牲大愛和誠實(公義真理),我一點也不配得」(創世紀32:10)。第二次在埃及地「利用行師,征邑國」,是在他即將離世,要他的兒子約瑟「把手放在我大腿下(以生殖器發誓,表示傳宗接代),用(神的大)愛和誠實(真理;由原文音譯為「阿們」)待我…你要將我帶出埃及葬在他們(一祖)亞伯拉罕、(二祖)以撒所葬的地方」(創世紀47:29-30)。創世紀同時敘述神愛和誠實的兩大特性總共四次,除了雅各上述的兩次:1. 犧牲大愛חֵסֵד (2617)和 2.公義真理(阿們:中文聖經譯「誠信」) אֶמֶת (571),另兩次是亞伯拉罕要他的僕人在他的大腿下生殖器處發誓:一定要幫著到他父家為以撒找妻(雅各母親)。創世紀24章27節和49節敘述:他的僕人見到雅各的母親利百加時,兩次都以「大愛」和「誠信」起誓。由此可證,猶太人和中國人都極其慎重傳宗接代,傳承家國。

    從〈蹇〉卦到〈解〉卦、〈謙〉卦再到〈大有〉卦

    謙卦是雅各中晚年改名(易)以色列之後,最佳寫照,因他兩次謙卑的語言(祝福和託付),都能事事迎刃而「解」〈解卦〉。在〈象傳〉解說「解」卦是「君子以赦過宥罪」,無罪一身輕,正如〈彖傳〉的解說:「天地解而雷雨作;雷雨作而百果草木皆甲坼,解之時大矣哉!」。雅各和他哥哥,也因改過而能彼此原諒饒恕,兩人擁抱大哭一場,有如雷雨之後,大解脫之後,「朋至斯孚」(九四爻),變成朋友以後,就因此以「誠信」相待,才能真正享受「大有」萬有的世界。謙卦不僅在言語上要謙和,在行為上務要做到「勞謙」(九三爻),因為天道酬勤,雅各一生勤勞努力工作,此外,還教導他兒子約瑟,應該饒恕那些害他、賣他的十個壞哥哥,發揚光大,發揮(撝)這種大愛(「撝謙」六四爻)。日後,當約瑟看到賣他的十個哥哥,不但沒有發怨言,像他父親一樣,照樣抱著哥哥們痛快大哭至少兩場以上,一切過錯全部「解」脫。雅各的小兒子約瑟饒恕的愛,撼動了天下多少家庭的弟兄姊妹,一起讚嘆:「看哪,弟兄和睦同居是何等地善,何等地美!」(詩篇133:1)。

    〈大有〉卦的〈彖傳〉:「大有,柔德尊位,大中,而上下應之」,承先啟後,繼往開來。雖然從剛開始初九爻的「無交害,匪咎;艱則無咎」,脫離「蹇(艱)」難的困境,雅各從〈蹇〉卦的六二爻「王臣蹇蹇」,跛腳瘸腿之後,改名以色列,就已經達到九三爻的「往蹇,來反」;和六四爻的「往蹇,來連」,再到九五爻的「大蹇,朋來」,和上六爻的「往蹇,來碩;吉,利見大人。」(詳見下表7)。一路上過關、脫困,見證「解」開心境之後,才能享受〈大有〉卦,開始的初九爻「無交替,匪咎;艱則無咎」。雖有「艱」辛,經過勞勤,勞其筋骨,著有成果,漸入佳境。最終才能享受大吉大利的大有卦卦辭標示的「元亨」,進而進展達到九二爻「大車以載,有攸往,無咎」。以色列(原名叫雅各)的第十一個兒子約瑟,用「大車」載著全家勞師動眾前往埃及地,到最肥沃最佳(嘉)美的歌珊地,有地位可享受九三爻的「公用亨于天子」,就靠著他「大有」信心(「厥孚,交如,威如,吉」(六五)。不僅因為「大有」信心可以彼此相交,又有威嚴;以色列全家一路上,上主總是「自天祐之,吉,無不利」(上九)。

   以色列家父子關係的蛻變

一、從〈小畜〉卦經〈中孚〉到〈大畜〉、〈大有〉皆重視有「孚」(信心之乳)

    易經有四個卦論及父子關係:情深愛濃、層次分明,層層疊加,以至於美善,貫穿其中的核心推動力都具有「孚」(信心之乳),是雅各一生依靠的力量泉源,有如乳頭一般。「孚」字的結構含有「孕」育孩「子」的生命,乳頭乃生命賴以生存,生命、生活有力的源泉,也是雅各易名為以色列,有信心、有信仰、誠信、堅信是他一生歷練轉折的原動力。孚字釋意,本文採許慎《說文解字》「卵孚也,從爪從子,一曰信也」。亦即,「孚」則「信」也。朱熹亦採此說:「今之乳字也」(註18)。

   易經中的「孚」就等於聖經中「信、望、愛」的「信」,「信」中有「愛」有「望」。易經排序第九的〈小畜〉卦,描述雅各經歷了「密雲不雨」的熬煉,又「自我西郊」,仍可忍受自我放逐於西邊郊外。六四爻再接著連續九五爻都以「有孚」啟動:小畜卦六四的「血去惕出」,說出雅各第11個小孩名叫約瑟,曾經被十個兄長騙以染血的彩衣,讓他心生警「惕」,然而因為「有信心」,最終雖被賣並無大禍,晚年靠當埃及宰相的約瑟養活以色列全家;接連著因為「有孚、有信心」,才能「有」「攣如」(九五),牽引帶動所有的親朋好友、左鄰右舍都一起到埃及享富有的「富家,大吉」(家人Ÿ六四)。上九爻接著「月幾望」,標示出月望(圓)之前一夜的重要性,猶太人極重視正月14夜晚上要過逾越節,過節後就可以死裡逃生;過紅海、出埃及、得到拯救,最終得以進入迦南美地。

   中孚卦是雅各和他12個壯丁男孩最有情有義的和樂詩篇,先看早先「鳴鶴在陰,其子和之」(九二),口唱心「和」、「家和」萬事興,「和」樂融融好時光;即或不然,也可同仇敵愾,或鼓或罷,真是可歌可泣(六三),共甘苦、同歡樂,共同在艱苦生活中,一起成長;也共同盼望月圓時節家人能團圓。到了六四爻開頭也是「月幾望」,每逢14夜晚,因為害怕可能不能通過死關卡,反而互相謙讓,並不怕遭害「馬匹亡」,因為接著就是九五爻,正如小畜卦也是九五爻同樣的爻詞「有孚,攣如,无咎」,最後結果都可進展到排序14的〈大有〉卦,大眾皆可盡享「元亨」: 因為此後約瑟當了埃及宰相,就將當年初九爻的「艱則无咎」,蛻變改換到九二爻「大車以載」和九三爻的「公用亨於天子」,都是因為他們都具有「厥(其)孚(信心)」(六五),都可互相交往、相敬如賓(「交如」),又甚具威嚴(「威如」)(六五)。黃敬在其《易經初學義類》解六五爻的〈象傳〉「厥孚交如,信以發志也」:「象曰:厥孚交如者,以一人之「信」,足「以發」上、下之「志」也(註19)。當然一路上都因信靠上九爻的「自天祐之,吉,無不利。」,也如家人卦上九爻「有孚威如,終吉」。

    從〈小畜〉經〈中孚〉到〈大畜〉、〈大有〉

    雅各往西逃到母舅拉班家後,養精蓄銳20年、生養眾多,易經的〈小畜〉卦的卦辭「小畜:亨;密雲不雨,自我西郊」,類如〈小過〉卦六五爻,也是「密雲不雨,自我西郊」,雖有「小過」,也有「小畜」,非常貼切地描述雅各在西郊的20年,竟有相當可觀的小積小蓄,一切亨通,內心雖然初時悶悶不樂,如「密雲不雨」,自我放逐在「自我西郊」;但是成就仍然不小,娶了二妻二妾,生了11個壯丁,畜牧成績斐然;如遯卦九三爻的「畜臣妾,吉」。聖經在創世紀詳細紀錄雅各在母舅拉班家寄居二十年後,回故鄉拜見哥哥以掃的見面禮物有「母山羊二百隻,公山羊二十隻,母綿羊二百隻,公綿羊二十隻,奶崽子的駱駝三十隻,各帶著崽子,母牛四十隻,公牛十隻,母驢二十匹,驢駒十匹」(創 32:14-15)。難怪易經在小畜卦最後上九爻要給予佳評為「既雨既處,尚德載」。雅各此時應該擁有成千上萬的牛、羊、駱駝和驢駒,確定擁有〈大有〉卦的一切豐富財產,「自天祐之」。

   由下表的見面禮物表單(表6)可以看出雅各用心算計,交配繁殖牲畜,具有從上天來的特殊又獨具慧眼,使牲畜「生養眾多」,滿有天賜豐厚智慧和多產多福。

表6 雅各送哥哥以掃的見面禮其中的牲畜數量與比率

       螢幕擷取畫面 2023-01-16 120208

雅各易名以色列,也就是晚年130歲時,進入〈大畜〉卦計有17年,全家搬遷到埃及最肥美之地,所以就「不家食,吉」;而且舉家都「利涉大川」(卦辭)。中孚卦也有同樣卦辭「利涉大川,利貞」。中孚卦描述雅各家有血有淚,父子和樂融融,構成易經中最最感人的父子關係,共鳴合奏最佳最美的樂章,從「鳴鶴在陰。其子和之」(九二爻),到同仇敵愾,「或鼓或罷,或泣或歌」(六三爻),最後退一步到雞鳴的「翰音登於天」(上九)。唐朝孔穎達(574-648年)解說這些卦詞:「既有誠信(孚),光被萬物,萬物得宜,以斯涉難,何往不通? 故曰『利涉大川』」(註20)。這個「何往不通」,正是大畜卦上九爻的「何天之衢,亨」。黃慶萱以白話文解說:「上天的道路是何等廣闊」(註21),此解正說明〈象傳〉「何天之衢,道大行也」。中孚和大畜兩卦的上九爻都直通上天,順著人道的父子關係,飛進天道的天父天子的關係。古人稱皇帝是天子,聖經進而宣稱每一個選民都是天之子,從舊約就稱猶太人(以色列民)是天選之人,上帝的選民。雅各易名以色列臨終給他兒子約瑟祝福說:「願我祖亞伯拉罕我父以撒所事奉的神,就是一生牧養直到今日的神,救贖我脫離一切患難的那使者,… 又願他們在世界中,生養眾多。」(創48:15-17)。雅各逃難,走投無路時,在伯特利夢見天梯、天門(創28:12、17),一路上都是「上天祐之,吉,無不利」(大有、上九)(創28:15)。徐鴻模在其著作《天之際:華夏民族之--「天觀」與「祭義」綜覽》,期望將聖經中的「天」的啟示,對照中國古典經書,特重視群經之首的易經中,「天」與人的關係做一連繫(註22)。隱然,預言了千年之後,正如新約聖經記載耶穌釘十字架之後,世人「因信稱義」,得救之後,「因為凡被神的靈感動引導的,都是神的兒子,…因此我們呼叫『阿爸!父!』」(羅馬書8:15)。

伍、中國人和猶太人的智慧與文化

一、看重守「過」、「節」與易經的〈節〉卦

   猶太人的詩篇「當在月朔並月望,我們過節的日期吹角,因為這是以色列定的律例,是雅各 神的典章。」(詩81:3-4)。正是閩南人河洛語的初一、十五拜神的日子。對照小畜卦上九爻「月幾望」和中孚卦六四爻「月幾望」,以及歸妹卦六五爻「月幾望」,這三次出現的「月幾望」,都是在十四夜(對照雅各為娶到拉結寧願做苦工14年),期待十五月圓月望,家人可團圓,有盼望、有希望,一切完美完全。猶太人也極其看重正月十四這夜,宰羊以血塗門楣,躲避災難(避凶)的逾越節,恰如中國的「過」(逾越)「年」,一樣也必要張貼血紅的春聯,二者都要「越」「過」滅命之災,避開大過卦上六爻的「過涉滅頂,凶」,需要的是超過大過卦辭的「利有攸往,亨。」藉著寶血洗罪就可以得到救贖的盼「望」(註23)。猶太人更大的「節」是慶賀7月15日的住棚節,大家歡樂收割慶豐收,全家同住帳棚,與神同慶。類如中國易經「鳴鶴在陰,其子和之;我有好爵,吾與爾靡之」(中孚Ÿ九二),這像中國人慶祝八月十五中秋節,人人團圓的情境。那時節也是猶太人大事慶祝「最大的節日」,巧的是耶穌真正誕生的日子,正是住棚節月圓月望的時「節」。

    易經排序60,正好是一甲子、一大周天的環「節」,以〈節〉為卦,並以卦辭「苦節」強調苦難興邦,具有天之大任大使命的人首要「必先苦其心志」,才可苦盡甘來的「甘節」(九五爻),達成否極泰來的信念。一直堅持到上六爻再次出現「苦節」。另檢視雅各在母舅拉班家做了二十年的苦工,他總結為「神看見我的苦情和我的勞碌」(創世紀31:42)。如此苦守著「節」,恆常都謹守節制,釀成中國人和猶太人深沉的憂患意識。猶太人的以色列國一向仇敵環伺,隨時都有滅族滅國的隱憂,因而中國人和猶太人至今仍然靠著信心(易經為「孚」)、信仰,誠信、堅信,多難興邦。這兩個族群都是最能吃「苦」的民族,正是「節」卦一再標示著「苦節」,提醒國人深深警惕。

二、易經〈小過〉、〈節〉兩卦與雅各一生「若合符節」

    易經〈節〉卦好像描述雅各一生各階段、各「節」的進展。從初九爻「不出戶庭,無咎。」記載他年少時,「足不出戶」,養精蓄銳,無甚閱歷,無可厚非(無咎),然而就在這段時間,雅各深刻了解先祖亞伯拉罕和父親以撒的信心生活;接著年長,到了九二爻,就必須走出家門,正如閩南河洛語說的:「不走,沒出名」。男子漢一定要走出家門,闖蕩天下,有一番作為。因而,雅各走出「門庭」(九二),經歷了二十年的「小畜」,果然小有收穫,成績斐然(見上表6)。到六三爻,若「不節」制,只要不大動干戈,只有「嗟嘆」,雖然有「小過」「節」,也無傷大雅。雅各一生雖然「小過」不斷,像「飛鳥離之」(初六;上六),「飛鳥遺之音」(卦辭),總是「不宜上,宜下,大吉」,他的中晚年不計較小過節,仍然「安」然度過,可享「安節、亨」(六四),雅各的「安」應該是聖經「你們得救在乎歸回息;你們得力在乎平靜穩」(以賽亞書30:15),雅各經過定、靜、安、慮、得之後,才可再進展到「甘節,吉」(九五)。若再要熬過革命需先「革」心(排序49的卦),就有「虎變」(九五),就可達到節卦六四爻「安節,亨」。雅各中晚年遷移到伯特利和伯利恆(千年之後,耶穌誕生地,也是「平安夜」歌曲的小主人),確享平「安」。再進展到九五爻的正位,雅各全家「苦」盡「甘」來,正如上述「甘節,吉」,因為他們都經歷「往有尚(妥當)」(九五),略如大有卦九三爻「公用亨于天子」和上九爻「自天祐之,吉,無不利。」。

   雅各年老時,為埃及法老王祝福時,對自己短暫一生,只用一個「苦」字總括,正如節卦的卦辭和上六爻都是「苦節」,如此才歷練過「生於憂患而死於安樂也」。《孟子離婁下》:「若合符節,先聖〔舜東夷人〕後聖〔文王西夷人〕,其揆〔道理〕一也。」。印證雅各和周文王雖然時間千年之後,空間萬里之外,只要符合同一真理,都值得傳揚。

三、有孚「革」、「萃」、順天的新人

  1.革新必先洗心又革面

    易經排序49〈革〉卦,在彖傳解「革」為「湯武革命,順乎天而應乎人」;聖經‧創世紀記載,當人類始祖犯罪以後,神為了赦罪,提供了「代罪羔羊」的皮「革」「給亞當和他的妻子,用皮子做衣服給他們穿」(創 3:21)。在新約聖經寫著「若有人在基督裡,他就是新造的人,舊事已過,都變成新的了」(哥林多後書5:17),亦即〈革〉卦卦詞「巳日乃孚」,舊約時代依靠獻牛羊犧牲的祭禮,新約時代,慿著信心,就可以成為新造的人,可以重享新造「乾」「坤」新的「元亨利貞」(卦辭)。革卦秉承大壯卦,亞伯拉罕獻以撒幸遇「代罪羔羊」、「喪羊於易」,初九爻的超大信心(「有孚」),雅各有如革卦4次記載是因有「孚」、有信心的大革新、大改變。此後中國人、猶太人都以大的祭祀要有大信心--「巳日乃孚」為傳統。檢視革卦的爻詞解說:首重內在的「洗心」,再看外在的「革面」。

    革卦初九爻開宗明義重申,要憑著「信心」(有孚)才能達到遯卦六二爻,二祖以撒握著「執之」,「用黃牛之革」的雅各的手,給他傳承長子的名份和福份;「承家」的嶄新身份。 因而革卦初九爻就要堅持「鞏」固維持這個交易、交換來的「替身」(「用黃牛之革」),重新鞏固好他得以傳承的新身份。六二爻仍需繼續不斷地「巳日乃革之」,重複革卦卦詞「巳日乃孚」,巧妙地以「革」字代「孚」;「革」必須有「孚」,有信心、有信仰,要誠信,還要堅信。進到九三爻,三申五令「革言三就」,仍然要靠「有孚」,方能成事。繼續進展到九四爻,仍然強調全靠「有孚」,要「改命,吉」。改命變成為嶄新的生命,正如雅各「易」名以色列,是革命、革心、改命,改變成一新生命,改變到九五爻的「虎變」,專靠革卦四到五次(一次是隱性、以「革」代「孚」)重申「孚」是重中之重。最重要的是一定要「有孚」,有信心、有信仰、有誠信、有堅信,才能「虎變」;即或不然,也要「君子豹變」(上六)。雅各能夠革心洗面、「動心、洗心、忍性」,確實不易。石衡潭在其著作《論語遇上聖經—中國文化與基督教的正面交會》,最徹底的改過自新「是把它們(肉體的邪情私慾)釘在十字架上,這樣才取得了對它們的徹底勝利。」(註24)

2.萃聚乃靠「有孚」、有信心、有信仰

    革卦秉承大壯卦保有超級「有孚」、有信心,才能洗心革面,成為新造的人。排序45的萃卦,仍因「有孚」、有信心、有信仰,家人團聚時或有小過節,仍可彼此互信,就會相安無事。猶太人和中國人一樣特重歸回、「回家」(註25),只要浪子回家,過去的過錯,就可一筆勾銷,忘記背後,一切都變成新的;正如易經萃卦是唯一全六爻都判定為「無咎」的卦。只要家人團聚,只要「有孚」,中間可能有,人多嘴雜「乃亂」,只要彼此饒恕,相擁嚎啕大哭一場,如雅各見以掃;又如約瑟見出賣他的十個哥哥,皆能破涕為笑。「一握為笑」(萃、初六)泯千愁,仍然是一家人;易經萃卦一概認定一家人縱然有小過節:至終,沒事,「無咎」。

    萃卦的第二爻和升卦的第二爻都是「孚,乃利用禴」,家人團聚同心合意一起耀升,只用春祭的薄祭,便可達到「無咎」。家人團聚難免像節卦第三爻「不節若,則嗟若,無咎」,類如萃卦第三爻「萃如嗟如,無攸利;往無咎,小吝」,小事不節制,鬥嘴、發牢騷(「嗟如」),無傷大雅、互不記仇,準沒事(「無咎」)。如果家人能團聚,同心合意,就準得到「大吉」,便「無咎」了(九四爻);進到九五爻已經「有位」更沒事。

   雅各特別交代當宰相的兒子約瑟,務必將自己死後葬回故鄉、落葉歸根。萃卦和革卦都要「順天」則昌,當一家人重新聚在一起,就如彖傳的解說「萃,聚也。…用大牲吉,利有攸往,順天命也。觀其所聚,而天地萬物之情可見矣。」,其結果就是「無咎」。 革卦的「革」字就是「用大牲吉」,將牛大切成半,其形狀如革、如萃。這兩卦都是「順天」獻祭,免死之後,成為新造的人,洗心革面,又能同心合意,興旺家道。

   傅佩榮註〈萃〉卦:「聚會的目的很重要,並且聚集時要有高尚的心思,所以萃卦會提及有關「宗廟」的活動。宗教使人收斂心神,以致家人一心,而眾志成城。」(註26)。

四、為道日「損」、為學日「益」

 1.「有孚」走天道、走天路

    損卦極奇獨特,卦詞開宗明義就標出「有孚,元吉」,靠著「有孚」、有信心、有信仰、有誠信、有堅信,就可達到源頭天賜大吉。到六五爻也是判定雙倍有活水源頭的「弗克違,元吉」。若走天路時,一路上一直沒有違背起初的信心,必然可以獲得原本源頭來的吉利。損卦最佳的解說,可見老子道德經的「為道日損」,這道指的是天道、天路。走天路很艱難,是「損之」(初九)又損,以至於損己、捨己、無私、無我。走天路的「元吉」,必要依靠大壯卦的「有孚」,正是損卦走天道,力量的泉源。這個「有孚」即「信」,是聖經「如今常存的有信、有望、有愛,這其中最大的是愛」(林前13:13)。這「信」包括「望」與「愛」,其中最透顯的源頭是犧牲的大愛,也是雅各改名以色列,面對以掃追殺的恐懼時刻,雅各祈禱上帝拯救,他才體會到自己不如亞伯拉罕獻以撒那種「犧牲大愛」的超大信心,也不如先祖彰顯的「公義真理」(創32:10)。

   遠志明在其著作《老子vs.聖經—跨越時空的迎候》,解說「貧窮、卑辱、無學、短命的聖者耶穌,真真是「損之又損,以致於無為,無為而無不為」!」(註27)。耶穌基督為了體現「犧牲大愛」他釘十架,為了符合「公義真理」,他犧牲生命;為了公義真理,甘願犧牲小我,雅各獻祭牛羊犧牲給上帝,在所不惜。雅各為了愛拉結,寧願當了七年愛的「俘」虜,後來雖滿七年,但母舅拉班掉包,以長女利亞姊姊代替拉結,讓姊姊與雅各成婚同房,次日雅各發現被「易」妻,正如「損」卦象傳所解「損,君子以懲忿窒欲」。雅各為了愛,只好克制憤怒也要平息慾火和怒火,繼續當愛的俘虜,用度日如年般的信心愛心和盼望,再甘心樂意當了七年家奴,一共14年後,仍然甘心樂意再繼續當第三個七年有信有愛有望的愛俘。滿了20年,上帝才告知可以回家鄉了,所以因為「有孚」雅各就成了愛「俘」走天路,比較有勁、有「福」。

    雅各始終不敢違背先祖亞伯拉罕和以撒的信心和信仰「弗克違」,因而損卦第五爻,象傳:「六五元吉,自上祐之。」正如大有卦上九爻的「自天祐之,吉,無不利。」程《傳》: 「所以得元吉者,以期能盡眾人之見,合天地之理,固自上天將之福祐也。」(註28)。損卦在九二爻和上九爻兩次記載「弗損益之」。象傳解:「弗損益之,大得志也。」「不損害別人,也幫助了自己,圓滿地實現了自己的願望啊」(註29)。不但沒有損失,反而必得其益,損卦強調兩次「弗損益之」(九二;上九),其來有自。六三爻的「三人(多人)行,則損一人;一人行,則得其友」,可有三重的解說:1.十個哥哥去埃及買糧食,損失一人(西緬)當人質,後來要求「一人行」(最小的弟弟便雅憫)來到埃及,結果是救贖成功,兄弟不計前嫌,終能成為好友。2.眾人去牧羊,眾兄以染血彩衣,謊稱約瑟已死,結果是約瑟損一人被賣到埃及,因「一人行」,反而得到救贖救回友愛眾兄弟 (創世紀45:7) 。3. 眾人來到人世間,損一人耶穌;再因祂「一人行」來到人間,完成救贖,讓眾人皆成聖歌中的〈耶穌恩友〉,感人至深,傳唱千禧年。

 2.謙受益、有孚益人

    損卦和益卦互聯如雙胞胎: 損卦在卦辭開宗明義就強調「有孚,元吉」,益卦再接再勵,一個卦竟然再三提醒,「有孚」三次出現;要有信心、有信仰、有誠信、有堅信,才能「惠心」、「惠德」,走天路歷程才能一心一德、貫徹始終。損卦「有孚,元吉」,「有孚」是大「前提」,只要「有孚」才可能「元吉」出現兩次;極其罕見:益卦照樣「元吉」出現兩次;損卦卦辭「利有攸往」,照樣,益卦卦辭也是「利有攸往」另再加「利涉大川」;走天路有「大光」光啟,不忘初衷才可能有始有終,兩卦都提醒「弗克違」,一刻也不可違背起初的信心和愛心。

    損卦上九爻終極「無家」,再看益卦六四爻就「利用為依遷國」。周文王祖父古公亶父,「來自西夷」為了他的人民的生命,免得兵兇戰危,生靈塗炭,主動「遷國」到岐山下。 同樣,雅各易名以色列後,為了以色列全家的生計,至終舉家「遷國」到埃及地,寄居了430年,才由第十代的摩西帶領兩百萬以色列民,離開埃及,過紅海,到曠野,四十年後,接班的約書亞才進迦南地,漸漸地建立家國。雅各因為一再地謙讓「謙受益」,成為謙謙君子的美德,成全以色列永遠傳承頌揚的美德。中國人也一樣重視「謙和」的美德,易經象傳在損卦上九爻「弗損益之」判定是「大得志也」,照樣象傳在益卦九五爻「有孚惠我德」的解說也是「大得志也」。損卦與益卦皆指出,有得志的人如靠信心、信仰、有誠信、有堅信,堅持走天路,終必能成就大事。

    益卦彖傳「民說(悅)無疆」、「其道大光」,人民受益,類如象傳:「見善則遷,有過則改」,罪債一筆勾銷,大家就大大喜悅,因為走上天道,大光照耀。走上路上,有光的「這種道義必能大放光芒」(註30)。得到這種「道義生光」的「義」人要「益」人、必先向神明獻祭,榮神在益卦六二爻「王用享于帝(獻祭)」,從神得到滿滿的祝福,先有交「易」的代罪羔羊,洗罪之後,福杯才能滿「溢」。損之極致是「小而無內」,無己、無私;益之極致是「大而無外」,無疆界就會滿溢外流。只有與神童在,只有神才能大公「大而無外」,才能天下一家無私而「小而無內」。

: 中國人和猶太人尊「師」、承家、開國

一、從〈遯〉卦經〈睽〉卦到〈師〉卦

    雅各剛出生就抓住長兄以掃的腳跟,「遯尾,厲」(遯卦初六爻)使詐術如狐,騙得長子的名份和福份,引起殺機,只好避兄(兇)趨吉,逃亡(睽違)到母舅拉班家〈遯〉「退」一步,另有天空,經歷二十年被「愛」牢牢繫著,當家僕的辛勞,再歷練勞其筋骨的「勞謙」(九三爻),雅各覺得苦盡甘來。這其間娶二妻二妾,並能「係遯,有疾,厲;畜臣妾,吉」(遯卦Ÿ九三)。一生一系列地育有12壯丁後,開枝散葉,才能夠達到「師」卦的卦辭:「貞,丈人;吉,無咎。」,雅各堅貞撼動老「丈人」(拉班)之後,終於獲得大吉大利,毫無愧疚。這其間雅各全家必然遵行「師出以律」(初六爻),一切按照規律、法律(律法),聖經摩西五經首卷的創世紀只有一次出現關鍵詞,是在上帝告訴亞伯拉罕的兒子以撒〈雅各的父親〉,不可下埃及,才能得福「都因亞伯拉罕聽從我的話,遵守我的吩咐和我的命令律例法度。」(創世紀26:5),詩篇119運用了8種希伯來原文的詞彙來強調神的話;其中最有亮點是:「你〔神〕的話是我腳前的燈,是我路上的光」(詩篇119:105);一共使用了八種語詞表示「神的話」,其中單就119篇就出現25次的「律法תּוֹרָה」。易經師卦除了「律」外,還要求行事為人都「師中」,中規中矩,才得大吉(九二爻)。此外,雅各晚年嚴肅地交代「輿尸」(六三和六五兩爻),用大車載屍體回故土厚葬,絕不忘祖忘本。這樣一生都以「柔」道,如姬姓文王承先啟後,成家立業,至終建立邦國,值得師法〈師〉卦的上六爻的典範「大君有命,開國承家」。雅各易名以色列,又以其名開國,存留四千年(其間亡國遠超過兩千年),復國之後,仍用「以色列」為國名,歷史上是唯一!

二、從蹇、解到睽及家人卦

1.〈解〉卦解決〈蹇〉卦的困境

   雅各自從「易」名以色列之後,從「蹇」(跛腳)之後,他的遯卦已經攀爬上「好遯,君子,吉。」(九四)、「嘉遯,貞吉」(九五)和「肥遯,無不利」(上九)。不僅超越過〈遯〉卦,還進展到〈解〉卦:「君子維有,吉」(六五)和「獲之,無不利」(上六),又是一個大吉大利的上上卦。

    雅各處在二男相「爭」,二女也相「爭」,幸好「雅各為人安靜」(創世紀25:27),這個「靜」字透顯由水雷交加的解卦來大大「清」洗競爭的兩男,獲得沛然從天上下來的大雷雨水,洗「淨」兩人的恩怨情仇。有如既濟、未濟兩卦的「濡其尾」、「濡其頭」,全身洗「淨」;照樣約瑟也一樣擁抱十個賣他的哥哥痛哭一場又一場,洗清乾淨一家人的怨情,一筆勾銷過往的罪過;類如千年之後,千里之外,天主教的告「解」和基督教的「洗禮」。

2.由〈睽〉進入〈家人〉、溫馨有愛的篇章

   睽卦蛻變成了「家人」卦「利女貞」的卦辭說明此女拉結的前三爻安其位:先要「有家」;再加上主婦「中饋,貞吉」;再到第三爻的「婦子嘻嘻」再轉折到後三爻,漸進佳境,從一般平常家庭到不凡的家國:下卦三爻從「富家,貞吉」(六四);到「王假有家,勿恤,吉」(九五);這爻在〈象傳〉:「王假有家」意指「交相愛也.」,王道是家人相親相愛又和睦同居;帶來最後一爻的最終目標是「有孚,威如,終吉」(上九),照樣又是一個大吉大利的卦。綜觀排序37的家人卦、38睽卦和39蹇卦、40解卦,其中兩卦按字面義,「蹇」和「睽」都有負面意涵,但憑藉無比堅強的「有孚」(有信心、有堅信),就無堅不摧,「解」決問題之後,「家人」和睦同居,就可同享大吉大利,無往不利。

   睽卦蛻變成了家人卦的「利女貞」,解決雅各二妻二妾爭先恐後的爭寵、爭幸、爭產、爭子。如要在同一屋頂下的「安」、「家」,首先得靠師卦首爻的「師岀以律」,一切都以「律法」定秩序,才可相「安」無事;更高一層次:家人要有「愛」才能和睦同居,唯有愛,才能成全律法。保羅說出這一個大道理:「凡事都不可虧欠人,唯有彼此相愛,要常以為虧欠。因為愛人的,就完全了律法。」(羅馬書13:8)。他又重申「愛是不加害與人的,所以愛就完全了律法。」(羅馬書13:10)。

    對應家人卦「愛」的故事,聖經中首見經文「雅各(希伯來文אָהַב) 拉結」(創29:18),接著「他因為深愛拉結,就看這七年如同幾天」(創29:20),其後,「並且拉結勝似利亞,於是又服侍了拉班七年」(創29:30)。所以雅各在母舅拉班家一共服事二十年,因「愛」,度年如日。

    拉結回應雅各深愛她,因而甘心樂意成全完全了「利女貞」的家人卦。首爻道盡她的心境,「閑有家」,處在其他三位妻妾已經生下十個壯丁,她仍然「閑」著沒有添丁,「悔亡」(不死心),仍然進行到她的本位爻「無攸遂在」,並且主「中饋」,她為了獲得補壯陽的「風茄」,寧可讓出夜渡資給利亞姊姊跟雅各同房並且添丁,寧可自己只做料理飲食,結果是「貞吉」(六二) 。至終上帝賜給拉結產下雅各的第十一個孩子約瑟。這位約瑟後來當了埃及宰相,至終救贖全家。其間雅各全家遷到耶穌誕生地伯利恆,生下第十二位男丁便雅憫,完全了12的天數。新約聖經主要的作者:保羅一再宣稱他是「以色列族便雅憫支派的人」(羅馬書11:1;腓立比書3:5)。

   雅各家的家教是「家人嗃嗃」,相當嚴厲,然而晚年得「子」,拉結(婦)跟約瑟(子)倒是「婦子嘻嘻」,愛的教育。因為特別鍾愛約瑟,為他準備了光亮的「彩衣」,當約瑟17歲那年送餐給在外牧羊的十個哥哥,反而遭害,彩衣染血,哥哥們謊報給父母,雅各誤認為約瑟已被野獸吞吃了。這17年的家教是成功的,約瑟被賣到埃及後,雖被誣告,鐵煉下監,因為他的信心、信仰,上帝特賜智慧(朱子語「神一發其智」),讓他一再地成功解夢,而被封為埃及宰相,鐵鍊換上金煉,才能「富家,大吉」(六四);並能「王假有家」,「交相愛也」(象傳)。雅各全家能夠「交相愛」,主要是依靠「有孚」(上九),才能有「威」,終至「終吉」(上九)。之前,雅各在面臨殺身之禍前,幡然大誤 ,禱告上帝,他覺得他以前只能盡到人間的摯愛(希伯來原文אָהַב),不配得到上帝「所施的一切大愛」(希伯來原文חֵסֵד)和誠信(希伯來原文אֶמֶת阿們),此時他才了解:「犧牲大愛」和符合上帝公義的「誠信」真理,才「有大愛」、有「信(其中有愛)」、有「望」。這大愛是其中最大的。如願深入瞭解聖經希伯來以及希臘文原文的使用不同「愛」的語詞,各有不同的意涵,參閱戴維揚著作〈愛的真諦、詮釋、與大能—共建愛的靈宮與愛巢〉(註31)

三、從〈蹇〉到〈復〉、〈師〉、〈謙〉三卦,通達到〈泰〉卦

    蹇卦從「王臣蹇蹇,匪躬之故」(六二),向大吉大利的「往蹇,來反」(九三)、「往蹇,來連」(六四)、「大蹇,朋來」(九五) 和終局的「往蹇,來碩;吉,利見大人」(上六)。這正是朱熹了悟到《易經、泰卦九三爻》「天道循環」的秘訣是「無往不復」:天行健,君子以自強不息的恆常天道(註32),進而衍生成「謙」卦的「一家讓,一國興讓」,進而「一人僨事,一人定國」(註33),走出家門,走出一片天,走出一家國,雅各易名為以色列之後,處處謙虛、謙讓,勞師動眾地回歸故家、故鄉、故土,才能一人開國,一人定國,家齊才能國治。

    易經從「復」 、「師」 ,到「謙」 ,連三卦的下卦,只有一陽爻,只要發揚一線希望,一線陽光,雖然配上五陰爻,至終都是大吉大利的大放光明,全都朝向三陽(羊)開泰的「泰」 卦,下卦三爻全陽(乾),正如易經〈彖傳〉統論乾卦斷定只要保有「大哉乾元」,至終必能「大明終始」,恰如聖經所言:「義人的路好像黎明的光,越照越明,直到日午。」(箴言4:18)。雅各的一生忠貞堅守信仰(孚)「無往不復」(泰卦九三爻)。雖然一路遇關卡,卻一路至終都能亨通,「出入无疾,朋來无咎,反復其道,七日來復。利有攸往」(復卦卦辭)。 

    蹇卦只是雅各改名以色列,往(去時艱苦),回歸歸回時光就可以「無往不復」、「否極泰來」的天道:從〈復〉、〈師〉、〈謙〉到〈泰〉,蹇卦與聖經的對應,如下表7。

表7 蹇卦爻辭與聖經雅各以色列的故事對應表

螢幕擷取畫面 2023-01-16 120244

自從雅各「易」身形,瘸腿跛腳之後,心態蛻變為「謙」卦的「謙謙君子」(初六),雖然在極其艱難困境,辛苦勞碌二十年才能達到「勞謙,君子有終」(九三),勞苦功高(謙卦) 、任勞任怨(睽卦),以及勞師動眾(師卦)常見的三個有關「勞」的成語,再加上孟子的「勞其筋骨」都跟雅各(以色列)的焠煉有關。擁有〈大有〉卦的「無交害,匪咎;艱則無咎」(初九),到了雅各兒子約瑟當了埃及的宰相,得以「大車」載全家到埃及肥沃之地「大車以載,有攸往,無咎」(九二),才能「公用亨于天子」(九三),並因「厥孚」他的信心「交如,威如,吉」(六五),並得「自天祐之,吉,無不利」(上九)。可以說是「無往不復」、「否極泰來」的「以小往大」(泰卦卦辭),「開國承家」的「師」範典範。

柒、結論  

    雅各一生受天命,經艱(蹇)難苦(節)才能完成「開國承家」的大業,他的一生雖然常犯「小過」,「然後能改」,還能改過自新,心中常存憂患意識,終能興國。孟子一段話可當雅各一生的註腳:「天將降大任於斯人也,必先苦其心志(蹇卦,跛也),勞其筋骨(謙卦九三爻的「勞謙」),餓其體膚(節卦「苦節」在卦辭和上六爻),空乏其身(睽卦初九爻「悔亡」),行拂亂其所為(大有卦九四爻「匪其彭」),所以動心(革卦)忍性(萃卦),曾益(益卦)其所不能。人恒過(小過卦),然後能改(解卦);困於心,衡於慮,而後作;徵於色,發於聲,而後喻。入則無法家拂士,出則無敵國外患者,國恒亡。然後知生於憂患而死於安樂也。」〈告子下〉。

    雅各一生最關鍵的轉折點就在他「睽」違家鄉二十年後,在他希望「解」開兄弟心結之前。他既將面對追殺他的哥哥,他必須洗清過犯,因而即將在雅博渡口的63卦「既濟」,即刻又進入易經排序最後的64卦「未濟」,這兩卦的初爻都要面對當初遯卦的初爻狡詐如狐的「尾遯」。在雅各生死存亡的緊要關卡,必需先要「濡其尾」,這預言了千年之後耶穌在釘十架前,為門徒洗腳,從此之後,基督教就以「洗」禮「易」換「祭」禮。再檢視最上爻,不論是既濟上六或未濟上九,都要「濡其首」,徹頭徹尾,徹底「洗」罪的「解」決之道,竟然在「未濟」的最後兩爻,動用了三次的「有孚」,才能尾首兼顧,才能達到「至善」:光照心頭,「君子之光」因「有孚」(六五爻)。黃敬注釋為「信而不妄,吉而又「吉」也。」「光明者,光輝之基」(註34),解象傳「君子之光,其輝吉也」,他引用《朱子本義》「輝者,光之散也。」正如他的詩句:「十里光相照,千層色共環」(註35)。王寒生在其《易經淺註》解這句〈象傳〉:「光而言輝見其光之盛,是以吉也」(註36)。黃壽祺、張善文在《周易釋注(修訂版)》說明:「君子之光」正是化「未濟」為「既濟」的寫照(註37)。既濟、未濟兩卦都強調能洗清罪過,都是因為「有源頭活水來」,更上一層的源頭就是「天光」,照著心田(方塘),朱熹一首詩可當最佳解說:

半畝方塘一鑑開,天光雲影共徘徊。
問渠那得清如許?為有源頭活水來。  

   朱子解開人的一生,可能有兩樣光景:一般人生,只有「雲影」「徘徊」,如「浮」雲一般,稍縱即逝;屬於雅各易名以色列的一生,因為有「天光」、有「源頭活水來」,才「得清如許」,有「孚」、有「福」的一生。再檢視雅各「易」名為以色列,他一生依靠有「孚」、有信心、有信仰、有誠信、有堅信,就有「光」、才會很喜悅地獻上「禴祭」就有「實受其福」(既濟Ÿ九五)。雅各以色列一家人同心協力,同舟共濟,以小博大,開國承家。

   再檢視聖經創世記所載,雅各艱苦又璀璨的一生,對照呼應易經64卦中,至少有20卦與他極相關。其中輝映的「天光」,端靠「有孚」、有信心、有信仰、有誠信、有堅信。「孚」字出現在易經中總共有42次,和雅各有關的1個卦名、2次卦辭以及23次在爻詞,一共竟然佔了26次(大半以上)。秉承亞伯拉罕獻以撒的信心,那是超大的信心,正如易經〈大壯卦〉的「有孚」(九二)偉「大」且「壯」觀;而屬於雅各心「中」的「有孚」;此「中」也另可表述他是性情「中」人;更深一層的解說:「中」是:〈大有〉卦的「大中而上、下應之」的大「中」,是承先啟後的「大中」,所以其信心確可算為〈中孚〉,這卦出現3次「孚」的語詞。革卦旨在洗心革面,要一百八十度全然更新的生命需要大改變,「孚」出現4次,甚至5次(1次隱藏);其他各卦出現「孚」字的次數,依序為:萃3、益3、未濟3、小畜2、泰2、解2、大有1、家人1、睽1、損1,總共27次。鑑此,雅各的一生,正如易經透顯:他誠然是「因信稱義」,此三層次的「信」:一、初信「惠心」,從心開始;二「有孚」在經歷中的信心之路,以及三、因「有孚」而其結果是「惠德」,得到的結果是「君子之光」可建立家國,是「大君有命,開國承家」。

一部經典能夠流芳萬世,其中必然有中繼詮釋者,將其發揚光大。易經有朱熹著《周易本義》,聖經有保羅書信;其關鍵金句大要如下表。

螢幕擷取畫面 2023-01-16 120313

註釋

1.《易經》,本文攸關易經經傳的經文皆依黃慶萱注譯《新譯周易六十四卦經傳通釋(上)、(中)、(下)》。台北市:三民書局,2021;2022。依MLA國際規定《易經》和《聖經》皆為世人共知的經典,無須加書名號,聖經和易經的篇名、卦名除非特要強調,才加篇名號,此後此文,依國際慣例。

2.聖經依MLA規定,公認為普世經典,不須加書名號,篇章也不加篇名號,除非特別標示。中文聖經皆依和合本。創世記為本文主要引述的經文,一般只用縮寫「創」代表創世記,之後,為章:節。

3.周聯華。《周聯華全集—續篇(一)》:〈我為什麼寫《易的神學》—《易的神學》楔子〉。台北:周聯華牧師紀念基金會,2020,頁121。另參看周聯華著,吳昶興編《易經的神學:周聯華著作補遺》,香港:浸信會出版社,2017。頁9。

4.胡安德。《周易淺說》。台北市:上智,1978。頁2;24。原見朱熹著《周易本義》。台南:靝巨書局,1984。頁33。

5.王寒生。《周易淺註》。台北市:宏一,1970。頁332。

6.戴維揚(David Wei-Yang Dai)。 Confucious and Confucianism in the European Englitenment. D. Dissertation, University of Illinois. 1979. 論及中國經書西譯以及聖經中譯;利瑪竇以及白晉。

7.黎子鵬編注。《清初耶穌會士白晉《易經》殘稿選注》。台北市:台灣大學出版,2020。頁IX以及本文頁3-4,12。

8.戴璉璋疏解。《周易經傳疏解》。台北市:中央研究院中國文史研究所。2021。頁xv。朱熹。《周易本義》。台南:靝巨書局,1984。頁263-264。

9.朱熹。《周易本義》。台南:靝巨書局,1984。

10.S. Collins. 林宏濤譯。《上帝的語言》,譯自The Language of God: A Scientist Presents Evidence for Belief. 台北市:啟示出版,2007。頁19;213。

11.丁達剛。《易經來自古聖經—首集—古埃及的希伯來故事》。新竹市:力和博創新網路股份有限公司,2020。

12.張乃千。《舊約摩西五經》。 美國聖荷西:亞杜蘭讀經營,2008,頁7。攸關〈中國五經和摩西五經的歷年考〉可參閱戴維揚的英文著作:David Wei-Yang(戴維揚),“The Confucian Five Classics as a counterpart of the Mosaic Pentateuch: A study of the ecounter between East and West on the subject of chronology,” Studies in English Literarure & Linguistic, 1983, pp.11-24。

13.徐洪興。《孟子選評》。上海市:上海吉籍出版社,2011。頁184。

14.黃慶萱注譯。《新譯周易六十四卦經傳通釋(中)》。台北市:三民書局,2021,頁205。

15.胡安德。《周易淺說》。台北市:上智,1978。頁213。

16.朱熹。《周易本義》。台南:靝巨書局,1984。頁267。

17.趙中偉。〈自天祐之,吉无不利!—從〈大有〉〈中孚〉兩卦剖析「誠信」之道〉。《肅禮作毓—黃慶萱教授豑壽論文集》。賴貴三主編。台北市:萬卷樓,2022。頁365;374。

18.轉引自〈自天祐之,吉无不利!—從〈大有〉中孚兩卦剖析〈誠信〉之道〉。《肅禮作毓—黃慶萱教授豑壽論文集》。賴貴三主編。台北市:萬卷樓,2022。頁371。轉引自趙中偉〈自天祐之,吉无不利!〉頁373。參見南宋‧黎靖德編:《朱子語類》(長沙:岳麓書社,1997年11月),4冊,卷73,3:1676。孫劍秋。〈從人文進展觀點對《周易》「孚」字作一考察〉《易理新研》,台北市:學生書局。1997,頁138。

19.黃景寅原著,簡逸光主編、賴貴三校譯。《黃敬《易經初學義類》校釋》。台北市:萬卷樓。2021。頁108。

20.趙中偉。〈自天祐之,吉无不利!—從〈大有〉〈中孚〉兩卦剖析「誠信」之道〉。《肅禮作毓—黃慶萱教授豑壽論文集》。賴貴三主編。台北市:萬卷樓,2022。頁370-371。

21.黃慶萱注譯。《新譯周易六十四卦經傳通釋(上)》。台北市:三民書局,2021,頁878。

22.徐鴻模。《天之際:華夏民族之「天觀」與「祭儀」綜覽》。台北市:崧燁文化,2021。

23.Esther Chen著。《失落在東方的羌(羊兒)》。成都市。2012。頁128-133。

24.石衡潭。《論語遇上聖經—中國文化語基督徒的正面交會》。北京:世界圖書。2017。頁224。

25.莊東傑。《華人回家—創世紀與華人先祖》。台北市:道聲。2019。

26.傅佩榮。《傅佩榮的易經入門課》。台北市:九歌。頁139。

27.遠志明。《老子聖經—跨越時空的迎候》。台北市:宇宙光。1997。頁337。

28.轉引自黃慶萱注譯《新譯周易六十四卦經傳通釋(中)》。頁325。

29.同上。頁329。

30.黃壽祺、張善文譯注。《周易譯注(修訂版)》。台北市:萬卷樓。2015,頁443。

31.戴維揚。〈愛的真諦、詮釋、與大能—共建愛的靈宮與愛巢〉,《國文天地》。2015。頁76-92。

32.賈德訥( K. Gardner)著、楊惠君譯。《朱熹與大學:新儒學對儒家經典之反思》。台北市:萬卷樓,2015。頁84。

33.同上,頁100。

34.黃景寅原著,簡逸光主編、賴貴三校譯。《黃敬《易經初學義類》校釋》。台北市:萬卷樓。  2021。頁404。

35.同上。《觀潮齊詩集》頁24。

36.王寒生。《易經淺註》。台北市,宏一。頁216。

37.黃壽祺、張善文譯注。《周易譯注(修訂版)》。台北市:萬卷樓。2015,頁443。

 

Abstract

 

Twenty of Hexagrams in the I Jing: Classics of Changes

Rediscovering the Bible Stories about Jacob

 

     David Wei-Yang Dai

 

The Bible stories about Jacob are the major sources and resources of I Jing: The Classics of Changes. Twenty Hexagrams in I Jing revealed and recorded the life experiences and faith path of Jacob, later changed his name Israel.

“Faith” (有孚)plays a primary and primordial role in Jacob’s life both in the Bible stories and the Classics of changes.

 

Key words:  I Jing: the Classics of Changes;  Jacob(Israel);  Bible stories;

           Faith(“有孚”)

 

 

 
  9.27終易經蘊藏聖經故事_新解攸關雅各的二十個卦.docx (下載次數:1)
驗證碼
Please enter the number
    * 最後修改時間:2023-01-16 12:40:35